博客网 >

关于出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这个至今还没有出书的谈出书,实在没有多少言辞的。不过,我多社投稿,多社碰壁后,大有病急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的彷徨不安。在某天,加入了一个千人QQ群,玩了一段时间,发现,一大群同我一样的“坏才不遇”,天天有作者发新作信息,跪求群内各大出版社、图书策划公司的编辑或者策划人看样稿。还见到满群抱怨,当然也听到了不少高见,中国出版业,国人的阅读兴趣,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出版业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绞尽脑汁投市场所好,千方百计触摸国人阅读G点。选题比作品本身重要,炒作比写作重要,经济效应比社会效应重要。落到一个点,就是经济比文学甚至文化重要。

作家的写作出发点和归宿,也只好屈从于这伟大的出版现实,以赚钱为目的,创作只不过是为了数得手抽痉的大把钞票而雷同于其他在我们上上辈“人民作家”看来比较有优越感的业态。创作本身就是劳作,跟农民耕地插秧一样,质朴、普通而又特别需要那份春华秋实的希望心态。

写作或者创作,只是谋生的手段。那么,基于写作或者创作的本身就来得相当重要,好比太监侍侯皇上,奴才献媚主子,孤独男子投身爱情,店铺商贩供奉上帝,写作已沦为下作,创作已沦为凤毛麟角。下半身写作、上半身创作,仍是当前文化制造的主流。有人说,色情永远都是写作逃不过也不愿意逃的阅读G点,只要是小说,基本上都要搀杂那么一点点。

关于选题,官场类小说过气尚早,玄幻、科幻类小说读者不缺,社会类小说就显得比较尴尬,仿佛一文学老头,风风雨雨走了这么多年,该寿终正寝了。拿我的长篇环保小说《流污截》来说吧,他就是一小个儿,站在他的大哥哥大姐姐面前,显得非常不起眼,不起眼还因他身上有块特别敏感的地方,触及到了人类发展的不大爱护地球的顽疾,普及和展现了人类都特别需要的环保思想——是正统文学的枝繁叶茂,是一个作者发出的呐喊。只是,当下不要呐喊,即便呐喊也没有什么用,现在需要的是“让我亲亲地告诉你”,——悦读,快乐快感的阅读,读一本书,就好象做了一场浑身通泰的爱。

国人阅读的G点在麻木,作者创作的领地表面上看扩大了,实际上缩小了,出版社的选题几乎都在圈定收入高愿意买书看得起书的公务员的官场类,和家长们不得不买的儿童类读物;其他类,虽然没有打入冷宫,但要出版也行,自费出版吧,要不再仁慈点,合作出版如何?对靠写作想买房买车的人来说,已经是甘霖,已经是天籁。

某天,群内有作者发言:现在流行有声书,还有在书上制作了二维码,用手机扫扫就可以直接数字阅读,还说什么碎片阅读。

由此,我也发了——

所谓书者,输也,速也。

有声阅读最好能整成催眠曲。

听书不如搞成说书,还声情并茂。

有人接掐:说书不如拍电视剧,还能有动作。

于是,我又乱说了——

完全把书做成3D,或者4D,照顾了人的感觉。

后又想,还有味觉,便补上:书制作成礼品可以边吃边看边听。

有人在爆笑:嗯,好主意!专卖给那些大款,全球限量500套。

更有人:书做成蛋糕或者千层饼……直接看完吃了。

我总结:书看完也就吃完,既满足了精神,又饱满了肚皮。

有人出主意:用舌头舔着翻页。

居然有人取题目:舌尖上的美味图书。

有人为这个犯愁了:你以为在蛋糕上弄字那么简单吗?

我发:那只能整成礼品系列,一个礼品整小说的一个章节。

我又发:每天拿着书就吭,不用做饭。

有人不干了:书业之病不是弄成什么花样的书就能解决的。

还有人比较深刻地指出——

随便换啥花样,不解决根本性问题,内容没人爱看,都等于零。

我笑着再发:

干脆把书做成回锅肉。

做成米饭。

是为,群内不以而足,天下疯云。

 

 

 

樊小毛  写于重庆观音桥

2013118

<< 嘉陵江上如若没有桥 / “批话”的屁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樊小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