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我在连界的日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连界,典型的丘地风貌,山水和矿产,给这块土地带来富饶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破坏。我在连界工作了两年多,每当空闲,就喜欢到那里的山上走走,看到不少已经废弃的煤矿、铁矿。更多的时候,我去船石胡,那里山水俱佳,有亭,有大块的草坪,有游泳池。
  船石胡,算得上连界的一景。记得有一次,班组人员到船石胡聚餐,大家喝得有点麻了,就有人提议去洗洗澡。我当然去洗了,连界的山,连界的路,我曾光着脚板走过,连界的水,是仅有的一次亲密接触,当时,只觉得在水里浸泡了2个多小时候,人都泡软了,把中午吃的菜喝的酒,都泡成了回呕的酸水。
  连界镇,是座工业重镇,蜀地有名的炼铁轧钢厂,厂区很大,比较老旧。记得我和我的同学坐着厂里的车,一早从重庆的学校出发,一路颠颠簸簸,翻山越岭,有的同学说说笑笑,有的昏昏沉沉,终于在晚上到达了连界。
  当时,我非常不情愿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工作,感觉自己在发配边疆,甚至倒退到中国知青上山下乡的年代。不过,我们这批人,厂里还专门为我们开了欢迎会。后来,才知道,我们这批人,是厂里的第一批所谓的知识分子——大学生,尽管是刚出校门毫无工作经验的大学生。
  然后,就是分配,我们这批学生娃娃,有的被分配到950轧钢厂,有的被分配到了炼铁厂,有的被分配到配电站,还有被分配在烧结公司的。同学同校的,突然就各奔东西,只是,大家同住一栋职工宿舍,下班后,可以一起做饭吃,可以一起玩玩牌,或者打打游戏传奇。
  那是20034月,我和我的同学们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生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工作的第一个地方居然是一个叫连界的地方,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后来,我才知道,这块土地给我留下了很多难以忘怀的东西,遇到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哎,也算填补和打发了我只身在连界的孤独时光吧。
我当时被分配到950轧钢厂,跟我同分配去的有我大学同学闫洪君,我们在大学不仅同宿舍,到了连界还同厂同房。上班第一天,我记得是培训,讲了很多做工人的纪律。我就非常不安,表现出不大适应。我第一次带着安全帽,身着劳保服,几乎是套着的一双很沉重的劳保鞋,进入厂区,体验工人生活。关于劳保鞋,还有点小插曲,那是在950轧钢厂的上班期间,我站在公路边,那路当然是和稀泥,烂得很,一辆摩托车很快地从我脚趾上压了过去,我感觉就没有,我当时以为我真有神助,不然就工伤了。
在很陈旧的厂区很破旧的轧钢设备旁,看到那些老工人,很娴熟地轧螺纹钢,我那时做实习电工,上头还安排了一个师傅,一天说说笑笑,也有几个美女电工,名字现在忘了,很能实干,比我要老几届的大学生。我当时想,这个厂里没有大学生呢,结果还是比较多。
  日子倒过得很快,才参加工作,体验的成分多,嘻嘻哈哈的多。厂里有自己的报纸,那时我才不知道叫企业内刊,喜欢写写的我就开始写,开始投稿,没有几天,报纸上就刊登出了我的散文,厂办公室里的团委书记就发来了集团文化中心给的稿酬。说实在的,连界是给我第一笔稿费的地方,注定要开启我文学创作的艰难征程。
 厂里决定950轧钢厂要派人到武汉钢铁厂培训,我和闫洪君还有一批厂里员工一起,从厂里出发,在成都坐火车,到湖北武汉。后来才知,其实,是我们学校这批所谓的知识分子基本上都在列,其他厂区的单位也派了相对应的技术人员去培训,莫看950轧钢厂还是块平地,几个月后,将是集团一流的崭新厂区。
关于在武汉钢铁厂的日子,我写了几篇散文,略表心绪。到武汉钢铁厂不久,全国各地就开始了非典流行,我们当时停止了到厂区实习,住在高坡地,一天大门深锁,百多号人活活被软禁。
那年底,我们这批涂了点金的人就回到了连界,开始了两班倒,甚至上一个班超过12个小时,我还上个16个小时一班的950轧钢建厂建设。场面可谓热闹、壮观,只能用热火朝天来形容。
不得不写点关于厂区倒班工作制的。我清楚地记得,我上完第一个夜班,到了早晨下班回宿舍,大脑感觉昏沉,脚像踩着团团棉花,整个人就是堆肉,没有了灵魂。打那后,我就很不喜欢这种工作方式,想方设法要离开连界。
下面,我想记下几个朋友,在连界遇到的朋友。其实,人活的就是个朋友,就是个圈子,在连界,我除了有同学校友这2个圈子外,我还有另外的圈子,她现在就站在圈子里,还是那么热情、大方。
罪过,请原谅,我的记忆不大好,居然忘记了你的芳名,直到我想写这篇文章,想写下你,才很不好意思地通过QQ询问你的名字。
具体我们怎么认识的,我倒没有印象。你那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应该是我们认识的介绍人,那时,我跟小杨同住一套房,你经常来吃饭,第一次没有喊我一起吃饭,第二次就喊上我了。你很喜欢说话,而且说得特别有思想,你那是在另一个厂里的办公室里上班,小杨在集团财务中心上班,对于在厂里苦苦挣扎的我,心理有点小羡慕。
你才不管这些,你们在家吃饭的时候,几乎都叫上我,我对做饭很外行,小杨做的饭菜特别香,让我饱了不少口福。
你知道我喜欢写写,在厂里报纸上也看到过我写的散文吧?或许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谈得来。有一次,你们公司要搞活动,你作为团委书记,居然还请上了我这个外员。
应该是2004年春天吧,你叫上我和小杨,还有你们的同事一起到连界周边的农家乐玩。那个地方叫四姑娘山,风景很不错,爬山,游山,倒也乐趣无穷。
一份友情,是一份无限的眷恋。你和小杨比我早离开连界,到了成都龙泉驿。当时,听同事说,龙泉驿那边设的机构是厂里的分部,办公大厦建设得很气派特漂亮。
造化真弄人。我自20059月离开连界后,到重庆,再到厦门,一路颇为不顺,后才到成都,也到了龙泉驿工作了段时间,看到了厂建办公大厦,也看到了龙泉驿盛开的特别粉艳的桃花,一片片,一团团,一坡坡,跟成都平原上的锦官城遥相呼应。
我到龙泉驿的时候,你们就已经结婚,新买的房子,喜字还挂着,我非常开心,永远为你们祝福。
在连界的时光是很难熬的,只是一个镇,而且在大山大岭中,除了看到群群工人,还是群群工人,说夸张点,就是厂里发点钱也找不到地方花。
说偏僻,也还是有那么点偏僻。
我们这批人,到连界不满一年就走了不少人,现在还剩下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再不好玩,总要找玩处,找乐子。三十米大街算是连界的“夜总会”,看上去有点城市的味道,网吧、茶楼、休闲娱乐中心、餐厅林立。一群群从工厂里下班的工人一旦穿上便装,小伙子也还是那么帅,大美女还是那么漂亮,簇簇拥拥,摩肩接踵。
工人也有工人的乐趣。喝盖碗茶,打成都麻将,斗地主,上网……贺启明应是我们一起活动的兄弟伙,他那时住在一楼,我下班基本上就往他那钻。
他也喜欢写点破文章,经常喊着他的同事,我们一起去喝茶,聊连界美女,聊见不到明天的前程,聊这无聊得慢腾腾的日子。他抽烟,抽了一杆又一杆。
 在一次喝茶中,记得那天阳光很好,我抬头看看连界那蔚蓝的天,我说,我好像看到了我未来50年的样子,还是一个工人。他端起了茶,喝了一大口,再吸了口烟,说,看来,你是要跟我们喝最后一碗茶了。
没有满一个月吧,我很突然地就离开了连界,没有跟同学们告别。2007年,我在成都,跟他打过一次电话,他说他泡了个妞,看样子准备扎根在连界。
也就是昨天,我在大学QQ群里发了篇我写的评论,有人发言,细看才知是夏娟。夏娟,听她说,她现在连界,跟闫洪君已经结婚多年。由此,才让我想起我曾工作过生活过的连界,她说,弹指一挥间,10年啊。
关于我在连界的日子,应该还有些东西要写,还是算了吧,回忆总是伤人的,总是有那么多的或错或对,就让它发酵,以后酝酿吧。
 
樊小毛写于重庆观音桥
201326
<< 回乡札记:那些人,那些事 / 桥上瞧:烟花爆竹该惊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樊小毛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